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天生一对

特警信 x 医生云

玩梗,来自微博

  韩信坐在手术室前的排椅上,眼底隐约可见的血丝和亮起的红灯几乎同色。不同门诊大厅的喧闹,这条狭长的走廊里就那么几个人,都一如他的沉默。

  

  墙上挂钟缓慢走着,时间的脚步却没踏醒他一丝一毫除了疲惫困倦以外的情绪,他甚至不知道赵云在里面多久了。

 

  他说过他喜欢赵云身上那股清浅的消毒水味儿,此刻过道里弥漫的这种味道却刺得他鼻头发酸。压抑的气氛加重了他的无力感,他和这些人是一样的,重要的人在里面与死神拼搏,他却在防菌门外无能为力。

 

  韩信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放弃抵抗般合上沉重眼皮。

 

  ……

 

  “啪。”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拍上脑袋,睁开眼只见卷头发的男人冷眼望着自己。

 

  还没完全回神,张良就把他往外扯。

 

  “你在这发什么神经?衣服都没换就直接过来了?”像是注意到他的脸色,“看你刚才那副样子好像赵云在里面躺着似的,哪来的这么多戏。”

 

  “……我有什么办法,那么远过来人都没见着他就被拉去做急救了。”

 

  “紧急情况啊,术后感染可大可小的。”

 

  “你们做医生的那么多紧急情况吗?有没有加完国庆班的男友来探望自己那么紧急啊?”

 

  “不跟你贫,我一点还巡房,赵云科室里的都去跟这台手术了,你去他办公室歇着吧,”张良眨眨眼,“不然赵云下个抢救的就是你。”

 

 

 

  在诊床上睡醒起来的时候头终于没那么疼了,韩信起身,发现原本空荡荡的诊室里多了两个小护士。

 

  “韩警\官醒啦。”小姑娘看他的眼睛里都带着笑,韩信也笑着,心想自己魅力果然丝毫没有消减嘛。可他不知道,俩小姑娘刚才都在脑内了多少他和赵云在一起的限制级画面。

 

  这护士就是中午和自己说赵云去做手术的,也知道自己和赵云什么关系。

 

  “我们出来的时候赵医生在做缝合呢,这会儿应该在换衣服了。”

 

  “嗯,嗯。”韩信摸着后脖子,对面前两人期待的样子有些莫名其妙。

 

  护士绞着衣角,顿了一下终于是大胆说出来了:“韩警\官和赵医生怎么认识的啊?”

 

  “啊,这个嘛……”

 

  多亏了狗。韩信下意识想说。

 

  特\警先生还记得那天他轮的夜班,正是两班交换的时候,他站在大厅一侧等着队友来交班。正百无聊赖牵着警犬的狗绳,就看到了这个人。赵云个子高,模样也俊,加上清冷又深邃的眉眼就更是出挑得不行。

 

  当时还是小医科生的赵云参加完一个研讨会,背着双肩包跟个高中生没差,连看到可爱小动物就要去揉一揉这点也一模一样。

 

  但他好歹还记得这是条警犬。

 

  然后韩信就看到这个“清冷”的青年站到他跟前:“我可以摸摸它吗?”

 

  要不是还在岗上,韩信看着这张脸,都想说“亲我一下就给你摸”之类的话了。

 

  韩信正色:“不能,摸了算你袭\警。”

 

  赵云嘀咕了什么韩信也没听清,大概是看自己长得不够凶,这人还不死心地把手往金毛毛乎乎的脑袋上凑。没用的,韩信心里想,他牵的这条可是狗中大佬,缉毒犬里的扛把子,稳如泰山不会受你勾引的。

 

  然后金毛晃着狗头凑到了赵云的手掌前,舌头还一伸一伸的。

 

  狗:我也看脸的啊。

 

  赵云也意外:“这算袭击公民吗?”

 

  “不算,算卖萌。”韩信一下子没崩住脸,也笑了。

 

  赵云被他这样看得有些晕乎:“特警你也很可爱。给亲吗?”

 

  “不给,”韩信深思熟虑了零点一秒,“但我能亲你。”

 

  话没说完赵云脸上就被啄了一下,害他心里那头大公鹿也跟着瞎撞了起来:“这……这算袭击公民吗……”

 

  一样的话用了不一样的调子说出来,整句话没一个字他不是抖着说的。特\警看着被吓呆的医科生心情莫名愉快了起来:“不算,这算我想追你。”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就追到了呗。”

 

  “什么嘛,说详细点呀。”

 

  两个小护士簇拥着他还想套出更多八卦,韩信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她们到时将这些事传遍医院。赵云这人多薄的脸皮啊,给他听着了指不定怎么收拾自己呢。

 

  “那么久赵医生还没好吗?我去看看。”

 

  这话题转得太明显了,尽管不满,小护士还是配合放走了他。

 

  更衣室里水声已经止了,最后一个隔间的门紧闭着,韩信试探着:“赵云?”

 

  又重复一声。

 

  里面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你怎么在这?”

 

  “加完班啦,我来陪你。”

 

  闷闷的:“嗯……”

 

  “你怎么了?”隔间里像是有什么异样,韩信敲敲门,“出来吧?”

 

 “……”

 

  他更大力地敲了两下:“开门。”

 

  门被打开个缝,赵云脸色正常,白大褂也干干净净的。

 

  “怎么不出来?”

 

  “你进来先……”

 

  韩信看到置物架上湿漉漉的一团衣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手滑。”

 

  赵医生手术台前手稳得不行,出了无菌区的冒失就只有韩信一个人能看见了。

  他说怎么有点怪呢,刚刚在门缝里他就看见人前襟露出的皮肤特别多,这身白褂还比平时更空荡,原来……

 

  这么看来如果不是自己来的话,这人打算上身就披件白布出去啊?

 

  韩信眯着眼把人逼到墙角,眼底全是危险意味:“你就打算这副样子出去?”

 

 “……”

 

  “真空上阵这么大胆啊?”

 

  “那怎么办嘛。”

 

  “我管你怎么办,但现在,”韩信咬着医生柔软的耳垂,一字一顿,“不得不罚。”

 

  “韩sir,我错了……”

 

  嘴上是求饶,赵云却不甘示弱地回啃着韩信的颈,流连点掠出一片难灭的欲火。

 

 

 

-END-

说好了不更论坛体结果还是摸了鱼。因为微博上这个真是太可爱了。

而且感觉信云现pa的话很适合高干啊!很高很英俊的特警小哥哥和医院里的假正经院花!

虽然他们真的很可爱……但真的不写了!水平测之前再写我就是狗。望大家监督。

评论 ( 21 )
热度 ( 426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