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欲罢不能(8)

#ooc是我的
#abo生子,慎
#老板这碗信云甜得掉牙啦(x

  “我知道你不喜欢它…”

  “怎…”

  没等他说完,赵云声音里已经染了哭腔:“放过它好不好…”

 

  饱暖思淫欲这句话,还真是一点没错。张良看着洗完碗后就挤到沙发上对自己毛手毛脚的刘邦,心里感叹这人和韩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韩信,才要无奈地迎合亲吻的动作突然一顿:“韩信有没跟你说什么?”

  状况外的刘邦很委屈,说着“管这人干嘛”就要继续手上的动作,却着实挨了一记爆栗。

  “……那小子又犯什么浑了?”

  “这要问你了。先是昨天他来找我问赵云那种时候能不能做,我也没多想就答了他可以,”张良叹气,“结果你猜怎么着,没过几下赵云就来问我现在能不能把它拿掉。”

  “这又是闹哪出,都三个月了为什么啊?”

  “他说韩信不喜欢。”

  “怎么可能啊,这人天天搁这儿跟我吹。”

  张良一副你继续编的表情:“可赵云说他家那位嫌他怀着的样子不好看,什么‘看着难受’,是原话没错吧?”

  “真没有,天地良心我……”刘邦愣了愣,“完了,他肯定听见那天韩信和我打的电话了。”

  “所以是真的?”

  “不是,韩信其实是找我说他受不了赵云,那啥……不穿裤子的样子。”

  张良:“……”

  “……韩信说看他光着腿晃来晃去的瞬间感觉下面憋着火,想做又怕伤了孩子所以在考虑要不要分房睡。可我看他这样憋着不得劲啊,才让他去问你来着。”

  “这么说全是赵云自己瞎想咯…韩信还没你一半坏呢他就被人吃得死死的…”张良碎碎念着,下一秒却被大力摁倒在沙发扶手上:“我这儿还有更坏的呢,你要不要尝尝?”

  “…唔!等等…”


 
  赵云听到手机里那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的喘息时,心里是拒绝的。

  “嗯…赵云你听我说…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唔!”

  果断地挂掉了电话,再看向那人时已经没有了刚才还仅存的一丝防备。可又不愿服软,再看看自己下身一丝不挂的样子,哪有半点能和人理直气壮地交谈的资本,脸颊红红地扯过被子。

  韩信低笑着,这下赵云干脆把自己裹成厚厚的一个茧。男人侧躺到他身边,也不管人有没有在听:“这下你还不信吗?”

  “无论什么样子的你,我都很喜欢啊。”

  “就算变得肉多一点也很好看,摸上去软软的舒服多了。”

  “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都很想亲你,摸你,想一直和你做那种事……”

  韩信嘴里吐出的话越来越露骨没下限,赵云终于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别说了。”

  Alpha大型犬似的得寸进尺地蹭上去,鼻尖对着鼻尖的姿势亲昵得过分:“不生气啦?”

  “我没有生气…”赵云眨眨眼,望向近在咫尺的恋人的眼神仿佛能渗出水来,“我只是怕你不喜欢它。你都没有问过它长得怎么样了,也从来没有摸过它。”

  骨节分明的大手抚顺了omega的眼睫,韩信闷闷地:“我怕你不高兴啊。之前那几个星期我一碰你你那脸皱的。那么怕我吃了你啊?”

  自知理亏的赵云听着男人不似往日的声线心里更是塌下一块儿,从被窝里挣出来软身拱到对方怀里,讨好似的蹭蹭他胸口:“一点也不怕。

-tbc-

甜诶。虽然还是没啥进展,但至少好好说话了嘛。

不虐云妹啦!下章让信哥云妹都很舒♂服

评论 ( 20 )
热度 ( 144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