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欲罢不能(6)

#ooc有
#abo生子向


孙尚香揪住刘禅的耳朵,二话不说就是一顿胖揍。

  “呼,”心满意足(?)地拍拍手,孙尚香把孩子们都支开了,“对不起啊,没撞到你吧?”

  她注意到青年下意识地摸了摸腹部。

  “啊,没事……”感觉到投向自己腹部的灼热视线,赵云愣了好一会儿才应声。

  “果然怀孕了呢,”对上赵云疑惑的目光,“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吗?是刘备啦,他说今天你的味道变得奇怪了,我就猜……而且,它长得好快啊,明明放假前还没有的。”

  “……其实那时已经一个月了,但是喷了除味剂,所以……”

  “啊!这样的吗,可那时你还……”

  幼稚园里女老师比男老师多得多,赵云这个omega更是理所当然地被当成办公室的吉祥物,又在初来乍到时在小小的园区里迷路暴露了迷糊属性,女性们谁没事都去揉一揉捏一捏他的脸,他也只红着脸任人搓圆揉扁。但是有什么重活还是得男性来做,那时期末庆典的布置工作没少让他上上下下地跑,那时明明又是最危险的时候。

  “无所谓了,你看现在不也没事吗。”赵云笑。

  “你心也真大,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家那位还能让我们活吗?”

  赵云愣了愣,干笑几声就与人道了别,说是回办公室去了。

  里面很安静。

  他喝了点水,趴在自己的桌上发愣。

  其实刚刚他骗了孙尚香。并不是真的觉得无所谓,那时是抱着不知道要不要这个孩子的困惑,想着做点重活把他弄掉也好……那么残忍。

  所以怎么能说出口呢。那次晕倒之后却觉得好害怕,冥冥之中好像感受到了腹中块肉想要生存下去的哀求,然而想到未来可能承受的痛苦却还是犹豫着无法作出决定。还是太自私了吧。

  如果alpha喜欢的话,无论如何也会保住的。可是坦白它的存在后却只收获了恋人的沉默,以及接下来令人难忍的冷战。

  只能期期艾艾地猜测,他却看不透这人的心,哪怕一点。平时总宠着惯着自己的人冷下脸来太可怕,在对峙中装作毫不在乎的模样,转背却再难维持。对方却好像从未发现他的不妥,还是不愿和自己说话的样子。

  这么看来,是不喜欢它的吧。

  这样的想法,在昨晚得到了印证。

  准备将叠好的衣服放回房间,听出对面的人大概是刘邦,以为是在谈公事所以在门边等待着,听到后面却整个人僵在那里。

  [我受不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了。]

  [如果没有那个小鬼就好了。]

  [这样的话还不如分房睡,省得看着难受。]

  现在的自己,有这么难看吗……

  “呜…”

  想着昨天晚上韩信的话,小豆丁竟然也跟着躁动不安起来,狠狠的踹动让赵云额上直冒冷汗,却没有办法,只能蜷起腰,希望疼痛能快点缓和下来。




-tbc-

你们就说虐不虐?虐不虐?
就说虐得爽不爽?爽不爽?
太爽啦x
有话不好好说又胡思乱想是不好的哟
你们快夸夸我(◐‿◑)

评论 ( 17 )
热度 ( 116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