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欲罢不能(4)

#私设如山。
#abo生子向,现代paro
#短小的一章
#ooc是我的




韩信的声音却冷下来,带着不容遭拒的意味:“赵云,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沉默。水流声被无限放大,缭绕的雾气让韩信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表情。赵云侧向一旁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面向他:“那个,孩子。”

  “嗯?”

  “孩子,有了…”

  “……”


  赵云手长脚长的一个人缩在韩信怀里,胸前传来热烘烘的一阵暖意,倒让他错觉怀里抱着的是只温驯的幼兽。

  他知道赵云有话和他说,可前者花了一个月时间还是踟蹰着不肯说出的事,让他怎能一时消化完毕?

  好在被压着欺负了好一会儿的omega已显然有了倦意,等不到韩信洗漱完毕就沉沉坠入甜梦,随肩线起伏而翕张不停的双唇仿佛在索吻。

  被窝里的人尽管酣然睡着,觉察到熟悉alpha气息时却是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缠上。

  近在咫尺的睡颜,拨开栗色服帖的额发亲了亲。赵云梦里呢喃一声,像不适光线般翻过身去,韩信只好轻轻直起身,摁熄了床头灯。

  原本抵颈而眠的姿势成了韩信脸朝着恋人的背,他伸手环过赵云精瘦的腰身,轻轻尝试着将手附在omega的腹部,隔着薄薄衣料的触碰完全不觉与平日有异。也许伸手进去抚摸会更明显?

  韩信想了想,还是讪讪收回了手,若是怀孕的omega再因为他的什么轻举妄动又被挑起欲望,他很难保证自己还能像刚才那样饶了赵云。况且,他切切实实知道那里有一个生命在孕育,悄无声息。

  赵云瞒了近一个月才告诉他是有错,可这小东西好端端的为什么躺到了赵云肚子里,还是得怪他那次犯浑。

  平时做得再激烈他都会戴上套子,或者忍住不在生殖腔里成结,但那次在上司的生趴上真的是喝过了,连不怎么沾酒的赵云都被上司的卷毛小情人灌得双颊红红。到了家一个酒劲上头化身为兽,一个迷迷糊糊自己张开双腿助纣为虐。第二天早上赵云才哑着嗓子喊难受,韩信赶紧把人抱去浴室把昨天的犯罪证据清理干净,却发现人额头烫得不像话,在家躺了两天才好。

  赵云好了两人也没往心里去,没想某个alpha那什么质量还挺高,一次中标。怪只能怪那时神经足够大条。

  也怪不得赵云最近都这么冷落自己,可他硬汉一条,该哄的也哄了,这次的错总不能全算他头上吧?他就打定主意冷着脸,让赵云撒娇好撒泼也罢,最好乖乖哭着叫老公……韩信的意思是,求原谅。

  韩信忿忿想着,搂住赵云的手臂又收紧一些——反正夜深人静,悄咪咪吃豆腐谁知道啊?

-tbc-

久等啦!开学果然很多事

会不会很像流水账呢这章😣

有空会改的(吧

要不要虐一下云妹呢(‘~`;)

好想虐云妹啊x  你们快说要

评论 ( 21 )
热度 ( 130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