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欲罢不能(2)

#一辆手推车(的车头x)
#abo生子向,现代paro
#ooc是我的

  平时生人勿近的赵云在自家alpha跟前倒是软和不少,说话都跟猫爪挠心似的痒得很,韩信越想心里越不是味儿,他们都有几天没好好说话了?他是真拿赵云没办法,这人显然的吃软不吃硬,也只能哄一步走一步了。

  韩信在车上时问他是哪里不舒服,这人还是含糊不清地敷衍着,到家了也是放下包直奔浴室,没有一点想搭理自己的样子。可他韩信哪能这么轻易放弃。

  “赵云?”韩信摄手摄脚推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我进来咯?”

  里面的人明显吓了一惊,看清来人后才皱起眉,无奈地看红发青年旁若无人般脱起了上衣:“一起洗嘛。”

  不知是不是错觉,韩信总觉得赵云最近胖了不少。也不能说是胖,总之就是整个体型丰腴起来了,在omega中算得上紧实的肌肉好像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滑软白的嫩肉。特别是腹部,居然有小小的弧度,水珠在上面不断汇聚又下滴,沿着姣好的胯部线条滚落直到淹没在omega承欢的隐秘之处。

  等韩信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附上赵云柔软的肚皮,觉得好玩似的轻轻揉捏起来:“宝贝最近好像胖了点。”

  赵云不自在地往后一缩:“你别碰了…”

  恶劣的alpha只当他害羞,扣着他不安分的手把人摁在墙角,亲他被热气蒸红的脸颊。他以前就说赵云身上没几两肉的硌得疼,好在屁股肉多又翘的耐操得不行。虽然是玩笑话,但他真有些心疼这纸片人,现在长了肉倒好,怎么摸怎么抱,都是舒服。

  韩信身上的alpha气息倏忽冒了出来,那种味道像极了薄荷或是别的什么香草植物,却多带几分灼热。赵云没法抗拒,钻入鼻腔的alpha气息于他而言就是最强烈的一剂催情药,身体里的欲念轻易地被勾起,双腿间的某个地方不受控地开始变软变湿。

  alpha满意地看着omega潮红着脸抱紧自己,身体软乎乎的好像没了自己就要往下倒去。伸手往刚脱下的衣服堆里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一个雪白的毛乎乎的东西。他把那类似发箍的东西往赵云头上戴,青年才不满于腻人亲吻的突然停止,怨怼的眼神却对上韩信不怀好意的笑脸,被快感牵引的注意力才稍稍分配到有奇怪触感的头顶。

  “什么,什么啊……”赵云殊不知自己瘪着嘴去挠那玩具猫耳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真正的猫咪,忿忿地摘下来却被对面人一把按住,“不要……你从哪里找来的?”

  韩信哭笑不得:“什么记性?你包里找的啊。”

  要不是鼠耳朵小孩说了,他还真不会去找,歪打正着的赵云还真带回来了。

  赵云迷迷糊糊地点头,也不知听进去多少。韩信看他睫毛湿乎乎的,下唇也几乎被咬红了,一副难受至极的样子:“韩信,好热…”

  到底还是不忍心,韩信终于不再往外释放信息素,但这满浴室凛冽浑厚的alpha气息,也够他的omega乖乖听话的了。

-tbc-

家里电脑坏了没法弄成图片◐‿◑
不知会不会被吞掉……
依旧打滚求评论\(//∇//)\

评论 ( 10 )
热度 ( 131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