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信云]欲罢不能(1)

#私设如山。
#abo生子向,现代paro
#ooc是我的,雷萌自见

  韩信在小礼堂里张望半天也没看见赵云的影子。

  听人说今天是幼稚园期末庆典的预演,就翘了会儿班打算来看看,顺便接人回家,没想这人不知跑哪儿去了,电话也打不通。

  他看满场穿着花花绿绿表演服的小孩子跑来跑去,摸了摸下巴上冒出的一点胡茬,才想着回家要记得剃掉,衣服下摆就被轻轻扯了扯。

 
   “哥哥!韩信哥哥!”戴着毛绒绒鼠耳的男孩一双眼睛眨得亮亮的,一口一个哥哥卖得一手好乖,心里全是上次喊“韩信叔叔”时给红发青年揪着打屁股的恐慌,好在赵云老师边笑边拉开了他,不然自己的小屁股恐怕不保。

 
  算这小孩乖会改口,当然,怕这混小子给他赵老师打小报告什么的,韩信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总之好歹是没再抓着小孩打屁股。

   “元芳乖,”韩信蹲下身,伸手揉揉那对夸张的毛绒耳朵,“你们表演的道具吗?”

   “嗯!全班同学都要上的,赵老师演大猫咪。”

   想看,好想看。

    “韩信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大哥哥赶紧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你们赵老师呢?”

    “老师中午就不在啦,布置舞台的时候突然整个倒了,别的老师说他生病了。”李元芳凑到韩信耳边低声说着,眉头都皱起来,好像生病的人是他似的。看着小孩子眼里金豆豆几乎掉下来,韩信稍稍直起身子摸摸他的脑袋:“放心啦,有我在,他会没事的。”

    “嗯…不过哥哥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不然赵云老师要生气了…”

    幼稚园里的老师几乎都知道他是赵云的alpha,出了事没可能不第一时间通知他。他正纳闷自己为什么毫不知情,这么一想倒是对了。那件事过后赵云就有些奇怪,床上也冷冷淡淡的…虽然平时也这样,可最近都不让自己碰了。

   虽然也有过”自家omega要是也能像别家的一样有些孩子气不时无理取闹一下就好了”,诸如此类的想法,可是尝不到赵云已经好久了,他实在憋得慌。

   韩信心里苦。韩信想和媳妇啵啵嘴……

    韩信又在园区里转了老半天,才接到家里那位祖宗的电话。原来是去了张良家,让自己去接他来着。接的时候还好巧不巧看见自家上司,翘着二郎腿枕在张医生的大腿上好不惬意。

    韩信拉过赵云手时见他眯眯眼一副老狐狸样,不用想也知自己肯定又因早退被扣下一笔工资。奸诈,狡猾,剥削工人阶级!这张良市一级甲等医院主治医生,样子生得好看,怎么着也算是白富美吧,怎的就看上这么一狐狸?

   他半真半假问过赵云,后者哼哼着凑到他鼻尖前:“看我呀,我不也凑合着用?”

   韩信:“……”

   平时生人勿近的赵云在自家alpha跟前倒是软和不少,说话都跟猫爪挠心似的痒得很,韩信越想心里越不是味儿,他们都有几天没好好说话了?他是真拿赵云没办法,这人显然的吃软不吃硬,也只能哄一步走一步了。


  -tbc-

ooc是我的,ooc的软云妹也是我的x
放一点试试水,下章云妹就出场啦
求评论٩(๑´3`๑)۶

评论 ( 12 )
热度 ( 163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