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羞水】他的猫(pwp)

#abo,A羞x O水,已标记&公开的奇妙设定

#有被迫发情的情节

一个互恰柠檬的故事。

 

  王柳羿发了那条微博之后,基地里气氛一直像是凝固的。

 

  喻文波快到中午才睡眼惺忪打开房门去洗漱,回来经过饭厅的时候脸黑得可怕,“啪”一声关上门明显陷入自闭。宋义进知道他们阿水一直有边洗漱边看手机的习惯,不用想也知道是刷到那条热搜反应才那么大。他一边在微信上以“我也不知道呀”回复了女友发来的三个问号,一边偷瞄身旁的姜承録。

 

  他很淡定地给波波顺毛,小猫咪在他指掌下摊成柔软的一团,喵喵叫唤着抱着姜承録的大手舔舐。平时到这个点喻文波都会给它喂食的,等好久不见饲主敲着食盆逗狗似的唤它,饿扁肚子的小动物只好往姜承録身上蹭。叫“波波”不全因为它是被喻文波从基地附近捡来的——苦于起名的众人,还是在有天得见这猫勾起一边嘴角邪魅一笑,宋义进操着新疆口音“天啊,好像阿水”之后,才不顾狗AD的反抗,指着三个月的小美短“波波”来又“波波”去的。

 

  姜承録还慢条斯理地倒那猫粮,但过不久那道紧闭的门后还传来落锁声时,宋义进知道他不能淡定了。宋义进隐约感受到了上单和人对线时的杀气,可男孩站到门前时还是温声:“阿水,让我进去。”

 

  批话王想像往常一样开涮,“这是要进哪里啊”,话到嘴边察觉气氛不对赶紧又咽下。

 

  基地里除他之外就姜承錄一个alpha,高振宁想想还是要给难兄难弟一点帮助:“实在不行还是找管理要备用钥匙吧。”

 

  宋义进不同意:“还是让阿水自己一个人静静吧。”

 

  姜承錄下意识就站了队,他当然知道是宋义进的话靠谱,可被自己omega隔绝在外的alpha还是不死心地叩了叩门,听不到应答才皱着眉坐回沙发,波波吃到一半跳上他的膝盖,男孩却再没有抚摸它的心思。

 

 

 

  几盘rank下来发挥都不是很好,眼看也快到一点,姜承録摔下鼠标拿来几罐啤酒,吹完一罐就拉开下一罐的拉环。以前在韩国一瓶露酒是他的极限,他却低估了啤酒,六七罐这么堆叠起来也足够让他脸颊绯红头脑昏胀。

 

  摇晃着走到他和喻文波房间的时候,拧动门把手发现兔崽子还是没开锁,估计早忘了他shy哥还被锁在外面。想着干脆在沙发上凑合一晚,茶几上亮亮闪闪的小玩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是一把钥匙。

 

  他说怎么刚刚高振宁莫名奇妙发来个呲牙笑的表情呢。

 

  双人床上的小朋友背对着他蜷缩成一团,只占据不到半个床铺。姜承録放轻手脚挨上床铺,想着不要吵醒喻文波,却仔细捕捉到他几乎微不可闻的吸鼻子声。

 

  姜承録因为喝了酒全身滚烫散发热气,而喻文波在被窝里躺这么久还是通体冰凉。姜承録轻轻扳他的肩,不动,于是只把手臂伸到前面,温柔包裹他的手入掌心。

 

  他凑到喻文波颈间,那里的碎发戳得他鼻尖发痒,声音里不自觉带了笑意:“阿水…你哭了吗?”

 

  喻文波被他滚热鼻息灼得连好不容易积攒的半点睡意也褪去,还听这人笑自己,于是没好气地把手抽出来,梗着脖子:“我没有。”

 

  姜承録也不深究,或是早知道正确答案,只用毛绒绒的脑袋抵住他脊背,手脚并用缠上他,好像只撒娇的大狗狗。喻文波却嗅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味道:“Shy哥你喝酒了?”

 

  姜承録不仅不回答,还起身把他压在下面,话也不多说的就要去亲他。喻文波才只是嘴唇被啄了一下,就连忙推开了他,这不废话吗,面前的人不知喝了多少酒,按往常那个亲法酒精过敏的他隔天又要全身起红疹。

 

  酒醉的alpha却没考虑那么多,只见到小朋友哭得鼻子红红,睫毛湿润眼窝里也噙着水,就想吻他。可omega的一味退避让他早就被酒精搅浑的理智错乱得更离谱,俯下身动物似的亲亲嗅嗅新鲜猎物。喻文波的睡衣在刚才的挣扎中往上缩了些,露出一截光滑细白的腰肢,他就循着那里一路舔上。Omega平时就不是姜承録的对手,别说反抗喝醉的他,没几下就被舔咬得腰身绵软,十指插入他微卷的发,呐呐地:“今天不行,我没有…”



 接下来走这里


-end-

奥利奥牛奶

 

我想要评论,夸筛爹和阿水那种


评论 ( 34 )
热度 ( 358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