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桔

永远的傻黄甜写手。
吃杂粮的号。

【羞水】见家长(pwp)

#依旧傻黄甜预警

#私设有,就真的很喜欢“带恋人回自己家过年”这种

  

  “不是这样包的,这里折过去,花样就算了吧你首先给我粘紧了啊,”喻文波抢过姜承録手里一坨面糊样的“饺子”,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馅儿太多了,会散掉的。”

  他这一通叭叭叭也不知韩国人能懂多少,姜承録低头垂着眼睑,无辜地听。喻妈妈看不过眼,一把推开自己儿子:“小姜第一次做已经很不错了,你那么凶干嘛?一边儿给我剁馅去。”

  “妈你到底向着谁啊!”喻文波狠狠剁砧板上的肉。姜承録在年长女人看不到的地方朝他温和一笑,失宠小孩砍得更卖力了。

  “行了行了,这里我来,”山崩地裂都来了,那声音把喻妈妈吓得够呛,生怕伤了小AD金贵的手,“你们出去包。”

 

 他妈妈突发奇想,怕姜承録吃不惯还弄了泡菜馅的饺子,喻文波正腹诽自己怎么就没这殊荣,后来一想他上次跟姜承録去韩国的时候他家人也废了心思做了一桌中国菜,于是舔舔唇把假意抱怨都咽落肚去。姜承録以为他真吃醋,就献宝似的递上个包得漂漂亮亮的饺子,这不是挺会的吗,总算领教什么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

  喻文波撇头:“没新意。”

  姜承録也不恼,三下并两下捏出个心形,一圈花边还很好看。喻文波没辙了,脸粉扑扑的:“你,你就不能正经点吗。”

  “不能。”他这次倒很果断,急得喻文波一下把脸凑上前来,下颔轻抬一副“你再说一遍试试”的样子,姜承録手里薄薄的一层面粉,想也没想就把对方抹成猫脸。小朋友也毫不意外地炸了尾巴,抬手以牙还牙。




  春晚的确无聊,但八点准时打开中央一套已然成为默认的传统。喻文波往年吃饱饭后都和家人围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可姜承録看不懂更是没意思,干脆拉他在一边继续蹂躏刚才没用完的面团。

  “Shy哥,看我给你捏的锐雯。”

  “……”那边还在专心致志捏小人的姜承録抬抬眼,觉得这熊孩子简直在侮辱放逐之刃,悄无声息又抓多一块面团,捣鼓半响后好像邀功一样回头看身后站着的喻文波:“看我给你捏的阿水。”

  喻文波哀嚎:“头怎么那么大啊!”

  说着要去抢,可姜承録把面团人的大头护得好好的,他伸手过去,一只手根本没法一挑二。干脆坐到哥哥大腿上才比较好使力,姜承録却趁势把他整个人锁在怀里,小AD扑腾个不停还是被抓得死死,像只泄气皮球,瘪着嘴恨自己失足还投怀送抱。

  

  他背贴着姜承録的前胸,等后者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咬上他耳垂,喻文波才过激地抖了抖,让乱窜的酥麻热意逼得蜷缩成团,却只能边提醒他shy哥“还有人在隔壁”边不安分地挣动起来。姜承録闷哼一声,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地将湿热鼻息打在那截光滑的脖颈上:“你真的……别再动了……”

  

  喻文波早被股缝处鼓鼓囊囊的什么东西吓得噤了声。

 

   接下来走 ↓

  大年三十也要出去开房

 

-end-

阿水在床上是小嗲精

评论 ( 29 )
热度 ( 389 )

© 木吉桔 | Powered by LOFTER